温州文史
首页 > 温州文史
? ? ?
?
贾振葵:《话说蛟翔巷》
【来源:市政协】 【 】 【2020年10月10日】

话说蛟翔巷

贾振葵

蛟翔巷,温州人耳熟能详的一条巷弄。它一头连着老信河街,一头幽幽地伸向九山湖。人文地理,都特别青睐这条老巷子。我在这条小巷里,为生活,来来回回奔波了 15 年的光阴,它留给我的时代印象是那么的深刻。

很惊奇,一条普普通通的巷弄,怎么会有如此神力的巷名?据坊间的传说,这条巷,在清代时称为“教场巷”。因为这条巷子里,曾为温州城守营的“守备教场”。其后,随着清朝的灭亡,兵营散了,教场也随之名存实亡。后因年代久远,应了温州方言谐音“教场”演绎为“蛟翔”。

蛟翔巷东西通达,又左通天窗巷右达书堂巷。来来往往的人们可以不用走清明桥,直接从半腰桥经过九山湖,穿过蛟翔巷,是到达市区的一条近道。旧时,大凡从市区“走上”到乡里去的或是从乡里“走下”到市区的,大多会从这里经过。正是这样的便利,巷子里人来人往,非常热闹。

天大亮时,老信河街上的踏脚车阵,就会从左右飞奔而来。踏脚车阵的叮铃当啷的车铃声,响成了一串又一串,增添了小巷清晨的闹猛。小巷的路上挤满了踏脚车。男的,身着蓝工装或着黑夹克,骑着黑色的“飞鸽”“永久”;女的,衣着鲜亮,赤橙黄绿青蓝紫,骑着红色的“小凤凰”蓝色的“小飞达”,演绎着蛟翔巷的时代变迁。蛟翔巷内有多家企业事业单位,一到上班的时候,飞鸽、小凤凰齐飞,永久、小飞达共舞。1979 年之后,人们的服装渐渐从单调的颜色中突围。女孩子时尚的连衣裙,少妇的衣连裙,随着小凤凰小飞达踏脚车的前行,裙摆随风飘舞着,美美地成了蛟翔巷一道最为亮丽的风景。

这条小巷,因为有了两家女工单位,自然添加了妩媚动人的风情;又因着温州卫校,温州四中、温州大学,当然还有留在童年记忆里的蛟翔巷小学,使得蛟翔巷又是文质彬彬的。

每次我去上班,都会从九山湖走过,穿过蛟翔巷。

蛟翔巷温四中八角亭 杨保民 摄

  在蛟翔巷西口,临近九山湖畔的是温州市第四中学。这是一所具有 80 多年历史的学校。它的前身是“瓯海中学”,是温州市第一所私立中学。据四中校史资料介绍说,这所学校于 1925 年五四运动中,由温州先贤谷旸(1894—1975,字寅侯)创办。是浙南地区一所具有光荣传统和优良校风的中学。1925 年 5 月 30 日,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在上海爆发。温州许多爱国中学生纷纷走上街头游行以声援上海。但是,在英国基督教所办的“艺文学堂”,英籍校长却百般阻挠学生去参加抗议游行。学生们不能伸达正义。时任教会学校教师的谷寅侯先生,不畏险阻,挺身而出,带领爱国正义师生,果断地脱离了英籍教会学堂,自筹资金办学。1925 年8 月下旬,以蛟翔巷平水王殿为校舍,创办了“瓯海公学”,谷先生任校长。1942 年,瓯海公学改名瓯海中学。四中自建校以来,以“坚苦图强,尚文至真”为校训,培养了许多人才。其学子遍布海内外,他们当中有革命英烈、著名版画家林夫、有全国新闻泰斗赵超构、中科院院士张超然、中国原子弹之父南延宗、小灵通之父叶永烈、灰学理论创始人孙万鹏、一代词宗夏承焘,还有教授、博导、知名作家等等。新中国时期,瓯海中学改名为温州市第四中学,后又增挂了温州市外国语学校的牌子。

  与四中隔路相望的,还有一座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洋楼——瓯海公学图书馆旧址,人称八角亭。小洋楼坐北朝南,占地面积约 152 平方米,为单幢三间二层楼房,砖木混合结构。楼平面为抹角长方形,楼立面具有西式建筑风格,屋面为中式歇山顶。据瓯海公学图书馆旧址石碑记载,1926 年春,瓯海公学将九山湖边的魁星阁,改造为瓯海公学的图书馆。瓯海公学图书馆旧址系瓯海公学现存唯一的历史建筑物。

温州大学旧址(20 世纪 90 年代) 网络图片

  当然,温州人引以为傲的温州大学,也是在蛟翔巷酝酿筹建的。1984 年,温州市委、市政府决定创办一所大学。当时,为了筹措建校资金,还在全市范围发行了“创办温州大学捐资纪念券”,俗称“温大三元券”。1985 年,温州大学在蛟翔巷原温州经济管理干部学校的原址上建立,占地 6 亩。当时,还聘请了著名数学家苏步青为温州大学的名誉校长。被认为文化沙漠的温州,终于有了自己的大学!后来,温州大学逐年发展为浙南闽北赣东地区唯一一所综合性大学。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,温州大学搬出了蛟翔巷, 先搬迁至学院中路,后又搬到瓯海茶山。温州大学城的建立,在温州改革开放史上具有非凡的意义,结束了温州没有大学的历史,也改变了世人对温州重商轻文的观念。

  与温州大学相邻,临近天窗巷口处,是一家女工单位“地方国营温州市第一棉织厂”简称“温一棉”。这家棉织厂成立于 1921 年,是温州地方上纺织工业较早的一家棉织厂。其前身为“富华布厂”。上了年纪的老工人们,仍然沿袭着叫“富华布厂”。富华、富华,富我中华!这是我对布厂老厂名的顾名思义。富华,起步于脚踩织布机。其鼎盛时期,有工人一千多人。据传,创建这个布厂的一位先贤,是位姓郑的地下共产党员,他办厂的目的,是为革命根据地筹集资金,以利革命活动的进行。新中国初期,公私合营后,富华布厂改称为温州市第一棉织厂。20 世纪50 年代以来,全部采用了机械化织布。尽管时光荏苒,布厂依然沿袭着男耕女织的千年古风。织布挡车工以女性为主,少数保全工都是男的。一个车间里,女工济济,点缀着一两个保全工,像贾宝玉在大观园里徜徉,这台机上转转,那台机上看看。如果两台机子同时出了点毛病,两个女工,一人拉着保全工的一只手,都让他先去修自己的机台。两女争一男,左拉右扯,“林黛玉”和“薛宝钗”较上了劲,也是女工单位独有的景象。温一棉,时称温州纺织行业的居首老大。

  女孩儿能在国营厂里上班,脸上多少有点儿光彩。温一棉的女孩儿从来不愁嫁,市里的那些男工单位,每每有什么联欢活动,工会主席忙不迭地总会找到温一棉厂工会,要求派女孩儿多多参加。好事成双,佳话频传。

  温一棉最为显赫的时光,应该是 20 世纪 80 年代。那些年,厂门口都会摆大摊,销售计划外的有点瑕疵的各种布料、布头。有平纹斜纹,有格子花色,有 45 支纱 32 支纱的,品种多又不要布票,又不限量,谁都可以买。这在布票不够用的年代,可帮了人们的大忙。买布的吵吵嚷嚷,伸胳膊伸脖子的,生怕买不到,一副着急相。几个卖布的忙得满头大汗,高声应着: 还有还有!勿挤勿挤!买着的挤出人群,兴高采烈。也有来晚了没买着的,赶紧打听什么时候还有得买?收摊了,人群久久不愿散去。蛟翔巷,应着温一棉不要布票的布而名声在外。

  不知不觉,许是受了温一棉卖布的影响吧,先是老信河街近蛟翔巷口处,开了一家布店。那时候,的确良类的化纤布因其不要布票,面料挺括又耐穿,倍受人们欢迎。穿一件的确良衬衫都会让人感到荣耀,极有面子。慢慢地,老信河街的布店越开越多。店铺比邻,沿街而长。花色品种也越来越繁多,而且都不要布票。20 世纪 90 年代初,布票不再是买布的唯一凭证了。温一棉厂门口那个大布摊前,来买布的人也越来越少了,卖布的只有闲坐打发时光。偶尔有人来买点棉布回家做被单、被套。做衣裳是看不上眼了。

  老蛟翔巷口,是温州市瓯绣厂,一个充满刺绣艺术的女工单位。她们创作的一件刺绣作品《红楼梦十二金钗》曾经轰动香港,被老外赞为“东方的艺术”,卖得 14 万元的高价,这在当时誉满温州刺绣艺界,让人啧啧称道。瓯绣厂面朝蛟翔巷内有一店面,墙上挂满了瓯绣作品:永嘉山水、四季花卉、飞禽走兽、芳草翠树,看上去都很美,去欣赏的人陆陆续续。我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,都会进店去看看,惊叹不已!瓯绣,突破了民间实用功能价值,突出了“绣画合一”的艺术特点,看似一幅画,却是绣工千针万线的凝结。太让人赏心悦目了。那时候,她们也不叫绣娘,而是被称之为“刺绣女工”或者是“绣工”。

  同是在蛟翔巷,连接着瓯绣艺术和温州大学发绣艺术的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那就是魏敬先老先生。他在温州市瓯绣厂潜心研究的发绣艺术,借鉴瓯绣刺绣技艺,创作了发绣的乱针绣。发绣艺术人像绣,成就了温州乃至国家的发绣艺术外交佳话。魏老先生后在温州大学发绣艺术的研究中,培养出孟永国、万升平等一批发绣艺术家。而享誉中国刺绣艺术大师孟永国,在魏教授的发绣艺术基础上,又独创了彩色发绣,开拓了发绣艺术的再表现形式。彩色发绣艺术涉猎的题材更为广泛,花卉鱼虫、飞禽走兽、亭台楼榭,无不精美绝伦。

 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。1995 年,先是温一棉改制,工人分几批下岗,女工们绝大多数离开了厂子,自谋生路。蛟翔巷里,温一棉的厂房依旧在,只是已经没有了往日光彩。厂名再度更改,变身为一家俱乐部。温一棉,终成为温州纺织工业历史上,留在书面上的一个名称。温一棉漂亮的女工,终成为蛟翔巷里一个美丽的传说。后因信河街扩建,地处巷口的瓯绣厂也搬迁,分流。两家女工单位先后都走出了蛟翔巷。

  而蛟翔巷呢,且留住了女工的美丽风采。卖女式服装的店铺一家比着一家来。原先那些店铺,也大多改行易帜,卖起花花绿绿的女人服饰。巷子里,各种款式各种风格各种时尚的女装,吸引来了四面八方好美女人们的脚步,高跟鞋的笃笃声和女人的欢言笑语,又回响在小巷。三五成群的女人,五彩斑斓,这家店出,那家店进。让女人过足了逛街的瘾。





【浏览次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?
? ? ?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复刻手表